Blog

无收费看污网站

《故事里的中国》这档节目在综合频道已经播了四期了。

这档将影视、戏剧、综艺三重艺术形式融合在一起的节目一经播出就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在前面的四期节目里,栏目以当红演员重新演绎经典文艺作品,邀请文化学者、专家以及同时代的亲历者为特别观众还原历史故事的独特讲述方式,获前了相当不错的口碑和收视率。

根据央视的csm全国网收视调查,前四期的平均收视率为百分之四。

可别小看这百分之四。

要知道,作为央视综合频道的扛把子节目,也就是《新闻联播》的csm收视率也不过百分之十五。

就这,还得说把被动收视也算进去。

如果不算被动收视率这个部分,央视综合频道的《新闻联播》真实主动收视率也就是百分之七八那个样子。

《故事》栏目组。

苏政和徐怀列带着李世信进了排练厅的时候,栏目组导演刘文强正在和节目的话剧导演谢咏梅带着演员们排练第五期的话剧部分。

在栏目组搭建的临时舞台上,几个演员正在对着戏。

“你们都是娘们儿!越说越孬种了,七尺高的汉子,羞愧不?站起来!干部不灵,水牛掉井,越是困难的时候,干部们越是要振奋精神挺身而出,给群众们做出榜样!你们蔫儿了,群众们咋办,也跟你们一起咧开大嘴哭鼻子啊?同志们,拿出***的气魄来,咱们跟老天爷拼一拼!“

邻家姐姐穿粉色睡衣唯美诱惑私房写真

看到台上那个有点儿面熟的中年演员,李世信挑了挑眉头。

因为不是正式演出,所以台上的演员都没上扮相没上着装。但是听到这句台词,李世信就知道这是什么戏了。

大名鼎鼎的《***》啊!

太出名了,在老人本体的记忆里,这部戏的台词都能背的滚瓜烂熟。

看着台上正说着台词的中年男演员,站在排练厅门口的徐怀列“呦”了一声。

“这不是李家洛老师吗?怎么茬儿,刚重拍完《***》这又让你们频道请来演话剧版的***了?”

徐怀列这么一说,李世信想起来台上这演员为啥瞧着面熟了。

国家二级演员李家洛,在挺多正剧里面参演过。就去年下半年,才演了央视出品的二十八集连续剧《***》。

在里边,演的就是男一号***这个角色。

央视的节目,从来不缺腕儿。

就拿《故事里的中国》这档节目来说,在第一期重现经典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的时候,栏目组就请来了国内一线男神胡鸽,和女星刘韬。

接下来的三期也没放水,演过《血色浪漫》的刘叶,《北京青年》里的杜纯,《父母爱情》的郭滔,以及王一泊萧红等当红青年演员,外加上十几个国家话剧院的话剧演员,阵容方面简直强无敌。

能摆弄这么多的腕儿,导演这边也是硬扎得紧。

栏目总导演刘文强是央视的老资格就不用说了,话剧部分的导演谢咏梅,也是国家话剧院里的老辈分,曾经执导过多部热剧电影,在话剧舞台上也非常活跃,带出过挺多目前娱乐圈里的青年演员。

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坐在舞台前面的两位导演几乎是同时回过头来。

看到站在门口的李世信三人,刘文强缓缓的站起了身,对着台里的两位编导点了点头,用目光略微打量了一下李世信之后,轻声问道。

“编导,有事儿?”

见台上的排演正在进行,本来就是有事相求的苏政摆了摆手。

“刘导,您先忙,我这儿事不急。”

带着李世信和徐怀列二人在舞台前坐了。

虽然是这一波是硬操作,但是李世信也不是没眼力见儿的。苏政这个牵头的没说话,他也就安安心心的坐在了舞台前的排椅上,跟着几个栏目组的工作人员一起,看起了排练。

台上,刚才***动员干部迎战洪灾的桥段已经过了。经过一番简单的布置,就进入到了《***》这部电影的高潮片段,也就是“雷雨夜肝病发作,忍痛工作被女儿看到”的这一幕。

台上的李家洛没看剧本,随着话剧导演的一声开始,就立刻进入了状态;

掐着腰他站在了地图之前。就在他看着地图出神之际,突然便捂住了肝部。

仿佛是肝的位置上被人扎了一刀般,整个人便如同大虾似的躬起了身子。然后,虚弱的扶住了藤椅,费力的坐了上去。

看着舞台上坐在藤椅上,捂着肋骨一瞬间就满头大汗的李家洛,台下的众人都不禁微微点了点头。

在十几秒的时间内,李家洛用相当到位的形体语言,一下子就将一个肝病发作痛彻心扉的形象给表达了出来!

坐在台下,看着台上满头大汗的李家洛,李世信也不禁暗暗点头。

身为同行,李家洛的水平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确实是有功底。

就刚才这一段,足够小鲜肉们学个十年八年的了。

可是李家洛接下来的表演,却让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按照剧情,在***肝病发作之际,地方抗洪队的电话打了进来。

一手捂着肋骨处,李家洛一手接起了电话。

他咬着牙,对着话筒大声的喊道:“喂!喂!我就是***!你现在在哪儿啊?好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说,我知道啦!哎,好,好。“

大声的通完电话,李家洛便将电话挂断。用颤抖的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道具茶杯盖,对准了肝部,顶在了藤椅上。然后,将坚毅的目光,投向了台下。

而他的目光,正巧就对准了此时正在微微笑着摇头的,李世信。

看到台下身穿休闲西装,面目深邃,脸上写满了可惜的李世信,正在观察观众反馈的李家洛整个人一愣。

注意到他这个出戏的动作,台下的话剧内容导演谢咏梅皱起了眉头,顺着他的目光,就看向了李世信。

因为是和两个编导一起进来的,正在排演也没人给自己介绍,谢咏梅一时有些拿捏不准面前这个老人的身份。

看着李世信脸上的惋惜表情,放下了擎在脸上的手,犹豫了一下探过了身去。

“领导,这一段,有问题?“

谢咏梅这么一问,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刷的一下汇集到了李世信的身上。

面对众人的目光,李世信哂然一笑。

“感觉,不对。”

听到李世信的评价,谢咏梅的眉头又皱紧了一些。

事实上刚才这一段,她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领导,哪儿不对?”

没回答谢咏梅的问题,李世信直接从椅子上起了身。在徐怀列和苏政瞪大的双眼中,不急不徐的走上了舞台,走到了李家洛面前。

“李老师,太神性了。”

面对李世信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李家洛一愣。

“您说什么?“

“我说,您这一段把***这个角色演绎的,太神性了。”

笑着回了一句,李世信摆了摆手。

当着栏目组所有人的面,就站在了舞台中央的地图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