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秋葵下载秋葵ios

柳明志一愣茫然的四下望了望:“我…….我吗?”

齐雅促狭的看着柳明志学着他方才的模样四下张望了一下:“除了你周围还有我认识的人吗?”

额,那你要是这样聊天的话我就无言以对了,谁知道你在京城认识多少人。

心里腹议柳明志却不敢说,没办法,面对齐雅的时候柳明志感觉自带压制光环一样。

明明自己君子坦荡荡,没有做任何违背天地良心的事情,可是面对齐雅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还好吧,应该不忙吧!”

齐雅淡淡的点点头,挥了挥手中的物品轻笑着看着柳大少:“一起吗?”

柳明志揉了揉下巴:“大姐是要去放纸鸢吗?”

“天高云淡,虽然不是春季,但是这个时候放纸鸢也挺合适的,城外好多人都放纸鸢哪,应该挺有趣的。”

似乎因为没有各种污染的缘故,古代的夏天并不算特别的热,反而有种凉风飒爽的模样,让人好不自在。

天气是没有问题,但是柳明志心里发突,跟齐雅一起去放纸鸢怎么感觉怪怪的哪。

好像有种背着人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美女俏丽棚拍灵动尽显

“不想去就算了,我一个去就行了!”

望着柳大少犹豫的神色,齐雅淡然的耸耸肩,仿佛没有任何的事情一样。

柳明志看了看周围来往匆匆的rénliú,没有任何人关注自己与齐雅二人再聊些什么事情,再加上齐雅淡然的神色柳明志暗骂自己龌龊,齐雅都不在乎,自己瞎琢磨个什么劲。

“没问题,大姐你等一下,我也去买一个纸鸢,两个人一只纸鸢不方便。”

“行!我等你。”

柳明志四下望了望,刚刚一直走神没有发现原来街上很多卖纸鸢的摊位正在吆喝着招揽客户。

看了一个摊位比较大的纸鸢摊位柳明志径直走了过去。

“老板,来个纸鸢。”

“这位少爷,你要什么样的纸鸢?”

摊位老板见到衣着华丽的柳大少心知来了个大客户,急忙招呼起来。

“什么样的,来个大的吧,最大的那种。”

“哎,少爷你稍等一下。”

老板转身从木架之上解下来一个最大的纸鸢递了过来:“少爷,你看这个怎么样?这是小老儿这里最大的纸鸢了!”

望着老板手中一米多大小堂前燕模样的纸鸢柳大少摇摇头:“太小了,还有没有更大的那种,钱不是问题。”

“这还小啊?”

老板看着手中的纸鸢纠结的看着柳大少:“这位少爷,倒是有更大的,七尺左右的纸鸢,就是在小老儿的家里哪,你能不能等一会,小老儿马上去取来。”

“多久?”

“盏茶功夫,转个弯就到了。”

“行,我先替你照顾摊位,你去吧。”

“谢谢少爷了。”

古人似乎真的很诚信,直接将摊位交给了柳大少之后就回家取纸鸢了。

“这位公子,你的纸鸢怎么卖?”

老板离开不久,生意就上门了,一个大家闺秀模样的少女在丫鬟的陪着下羞赧的举着一个画着莲花的纸鸢望着柳大少询问价格。

哪小家碧玉的羞赧模样也不知道是看上纸鸢了还是看上了柳大少了。

“啊?”

柳明志一愣看着少女手中的纸鸢也不知道要多少钱合适,要多了不合适,要少了吧老板肯定会吃亏的。

“要不给一两银子吧!”

在柳大少的想法中,最便宜也就一两银子了吧。

少女羞赧的看着柳大少轻轻的点点头:“公子说多少就多少,玲儿给钱。”

“小姐你是不是傻了,这纸鸢别人都卖三十文钱,他要一两银子简直就是奸商一个,你真的要买吗?”

少女一愣俏脸红了起来轻轻颔首:“恩,给钱吧!”

听了丫鬟的话柳大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真的黑,三十文的纸鸢要人家一两银子这跟抢钱有什么区别。

“别,小姐真心想要给三十文就行了,方才就是跟小姐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少女一愣脸色更红了,手中的轻罗小扇轻轻的转了几下塞给了柳大少一些铜板,提着纸鸢拉着丫鬟慌张的跑了出去。

柳明志看着手中的荷包一愣,露出了个古怪的笑容:“本少爷还真是人见人爱啊。”

盏茶功夫过去,柳明志见到老板提着一个两米左右的纸鸢小跑了过来。

“少爷,你久等了,这鸳鸯戏水流云纸鸢实在是太大了,小老儿还以为没人会买哪。”

“大了好,本少爷什么都大,纸鸢也得放大的,多少钱?”

“少爷给三钱银子就行了,不是小老儿卖的贵,实在是太费功夫了!”

柳明志摸了摸口袋:“三钱没有,五两银子行吗?”

“不行,五两小老儿就赔钱……….五……五两?”

柳大少丢一锭银子给了老板,还有一大把铜板,几个荷包。

“都是本少爷卖的钱。”

老板望着柳大少提着纸鸢的背影以及摊位上的铜板有些发证:“长得英俊就是好,卖都能卖这多钱,真不知道是怎么卖的。”

“大姐,走吧,纸鸢买好了,咱们去哪个城门?”

“南门吧,那边地势开阔,环境优美,最适合放纸鸢了,人也挺多的,热闹一些。”

“行,大姐说去哪就去哪,听你的了。”

两人说说笑笑,柳明志不时地说上几个笑话,正经的笑话,逗得齐雅笑的是前仰后合。

在这种氛围之下,两人之间先前的间隙似乎逐渐变得淡然,没有了那种拘谨的感觉。

“咦,大师你怎么在这里?”

“恩?是是是……….你………..”

李布衣面色抖动,惊慌的看着柳大少有些慌张。

“大师你不是道士吗?”

“贫僧……..道当然是道士了!”

“那你这是?”

柳明志看着李布衣身上一袭明黄色的袈裟,脖子上挂着佛家舍利子,手中搓着一串佛珠,臂弯上搭着一件拂尘,这个造型有些独特啊。

佛家道家的装备一应俱,这到底是佛家的还是道家的?

“哦,你说袈裟啊,这不是为了转天谴………转天见到了佛家的同道之人好相处吗?”

“你就不怕道家跟佛家说你不伦不类?”

“阿弥…….无量天尊,佛家讲究无我相无众生相,众生皆佛,道家修的乃是道法自然,无欲无求,无论是佛还是道最终的目的都是殊途同归,贫道穿什么又有什么区别哪?”

柳明志明悟的点点头:“大师,高人哪!”